谭家世代皆擅烹饪。 谭公幼时偶然食一豆腐鸭血。 因久念不忘而习研自成一派。 始称鸭血火锅。 食髓之味·夜半沽灯而售 谭公于夜市一隅始卖鸭血火锅。

食客往来不绝。 每日点灯沽卖至三更。 仍有人慕名而来。 现杀鲜取·声震东西南北 谭公鸭血极尽讲究。 擒生猛活鸭一刀入颈。 鸭血本味鲜美并清热解毒。

老幼妇孺皆爱食之。 不久,便无人不知谭鸭血。 旧肆新开·昔日盛景再现 至民国初期,谭公举家北迁。 多年以后返乡重修。 经过几代改良与传承。 终成今日谭鸭血老火锅。 旧味新汤,人声鼎鼎仍不绝。
谭鸭血老火锅